Maggie

如果

O 蕾见面会问题引起的脑洞,如果绒绒是女生……时间紧,就写了一点,头一次写文,闹着玩吧~咱们谁都别当真。






嘎子大学报到的时候心情很复杂,他知道自己年纪跟当时毕业生是一样的,也知道自己专业上比同学要好,但更多的是对学校的期许和茫然,之前的日子目标明确,挣钱、存钱好考大学,现在呢?

 

在寝室住下之后就听同寝室的人都在议论他们班上的一个“漂亮大妞”,是的,嘎子当时中文不太好,还一度怀疑这个词是好还是坏?后来见到了,才觉得同学应该是没啥坏心眼的,因为确实“漂亮”,大高个,长胳膊长腿的,眼睛像俄罗斯假娃娃那么大,一头黑长直,不怎么说话,因为个子高,被老师分配坐在了嘎子旁边。

 

嘎子那时候更不爱说话,一部分是性格使然,一部分是中文确实不好,之前都和蒙古族哥哥们混一起,现在上学了,中文就是个障碍,可他忽上忽下的中文不知道怎么就取悦了这个大妞,眼睛眯着,薄唇笑出一口小碎牙,拿细长的大手拍嘎子:同学你太好玩了,哈哈哈哈哈。嘎子当时看着心里冒出来一个想法:咋这么像猫呢?

 

大妞自我介绍说叫,郑云风。后来熟了,同学都叫她云凤,她也不恼,张口就用青岛话回:你咋知道我真名的?没错,这是个漂亮但不高冷的女同学。还有点傻傻的,嘎子心里补充。

 

云风同学人如其名,是个随心的,嘎子还没欣赏够黑长直,就被她以军训教官要求为借口,上校门口的理发店给咔嚓了,也不知道是哪个小工给剪的,还是店里宠物狗给啃的,云风的新发型非常难以描述,半长不长,倒是符合教官说的肩膀以上了,像个在留长发的卖手串的骗子。建新他们本来都跟外系同学夸了海口的他班有高冷模特大美女,就这样被她自己残害成落魄中年艺术家了。

 

军训教官一脸惨不忍睹的说:我不是说了嘛,你们是艺术生头发可以不剪……

 

可云风很满意,跟嘎子说,他妈从小就让她留黑长直,她都烦死了,这次终于能剪了,脖子透风凉快多了,爽!!!